爱分享

09.03.2022  10:21

  3月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开幕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高晓笛用手语“演唱”国歌。当晚的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式上,全国政协委员邰丽华带着听障人士组成的手语舞者“”国歌,感动了众多网友。

  被感动的同时,也有代表委员关注到听障人士面临的困难。今年,全国人大代表雷冬竹带来了一份“强化听力残疾医疗救助”的建议,她在建议中提出:“将助听器及人工耳蜗纳入医疗保险范畴,实行国家集中采购,降低产品价格。

  记者采访发现,多位代表委员也像雷冬竹一样,希望借助医保解决民生难题。连续14年为罕见病患者提案的全国政协委员丁洁,今年的提案再次聚焦医保对罕见病用药的保障作用,她希望允许并鼓励地方在建设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过程中,继续探索罕见病用药尤其是高值药品进入地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和多方支付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杨文龙在提案中指出,“互联网+医药”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满足人民群众就医购药需求等方面的作用将更加凸显,推进医保数字化的步伐还需要加快,医保在线支付的政策还需要完善。

  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则建议,将器官移植手术费用全部纳入医保,部分地区也可采取大病医保,采取单病种限价的措施。

  2018年,全国人大代表孙燕建议将不孕不育的诊治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范畴;2019年,全国政协委员罗建红建议加强医保基金“智慧”监管,有效降低医疗过度检查;同一年,全国人大代表李亚平建议,推行独生子女家庭及特殊家庭老年人强制护理险。

  从近年来众多代表委员围绕医保使用的建议、提案中可以看到,其指向养老、就医、生育等众多民生问题。代表委员来自全国各行各业,他们带着在自己领域里发现的问题和建议走进全国两会,“医保”是他们发现的问题和建议的交汇点之一。

   30元背后的300亿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提高30元。在近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2021年和2020年也分别提出居民医保增加30元,3年来,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已累计增加90元。

  根据国家医保局3月4日发布的数据,2021年,全国有10.1亿人参加居民医保,也就是说,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增加30元就意味着需要增加300亿元的财政补助。

  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分为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两种。财政补助是针对居民基本医保而言。近年来,随着医疗费用的连年增长和居民医疗保障水平的不断提升,居民医保筹资标准也逐年增加。

  医疗保障制度是减轻群众就医负担、增进民生福祉、保持社会稳定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2021年,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达到13.64亿人,参保覆盖面稳定在95%以上。

  2013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全民基本医保体系初步形成。当年,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财政补助标准由每人每年240元提高到280元。9年后,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保合并为居民医保,财政补助额度也增加了310元。

  医保基金也被老百姓称为“看病钱”“救命钱”,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推进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确保生产供应。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强医保基金监管。完善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办法,实现全国医保用药范围基本统一。

  由于医保涉及众多民生问题,因此老百姓对医保也有较高期待。2月11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医保局副局长陈金甫回应高值医用耗材的采购工作时指出,力争今年上半年推出种植牙地方集采的联盟改革。会后,种植牙要进医保的消息冲上热搜,众多网友热议此事,希望种植牙早日进医保。

   老百姓看病就医便宜了,也方便了

  “实现全国医保用药范围基本统一。”3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听政府工作报告时,这句话引起了雷冬竹的注意。雷冬竹说,进入医保目录的药品大多是老百姓经常用到的基本药品,现在,各省的医保药品目录在国家规定基础上有所调整,如果全国医保用药范围统一,老百姓常用的基本药品由国家集中谈判,那么这个药品的采购成本就会降下来,老百姓看病的费用也会降下来。

  作为湖南省一家三甲医院的院长,老百姓的用药问题是雷冬竹平时关注的重点。2019年,雷冬竹提交了一份改善国家基本药物供应现状的建议。她在调研时发现,基层乡镇卫生院的基本药品供应不足,此外,她所在的医院当时有一种常用药经常断货,给老百姓带来了不便。

  雷冬竹关注的问题其实也是国家关注的问题。为了系统解决老百姓在看病就医过程中遇到的困难,2018年,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将此前分散在原国家卫计委、人社部、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关于医保的职能统一于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中,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2019年,国家医保局回复雷冬竹的上述建议称,该局成立以来,全面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工作,提高了医院采购和使用价格低廉药物的内在动力和积极性,适当提高总额预算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倾斜,提高基本药物需求量和企业生产配送积极性。同时,《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等类别。

  国家医保局还为此征求了雷冬竹的意见,她表示满意。此外,湖南省医保部门看到媒体报道她的建议后,也主动和她联系,商讨基本药品保障的事宜。雷冬竹坦言,国家医保局成立前,她找上级部门请示医保用药等方面的问题,经常会遇到部门之间的“扯皮”。国家医保局成立后,医保问题集中处理,“扯皮”已经成了历史。

  国家医保局成立后,老百姓也切实感受到看病就医便宜了,方便了。心脏支架从上万元减到700多元,数次上热搜的“灵魂砍价”将70万元一针的“天价药”砍到3万多元,医保信息平台建设还让老百姓拥有了“装在口袋里的医保营业厅”,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覆盖全国……

  据国家医保局数据,2021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含生育保险)收入28710.28亿元,支出24011.09亿元。人们关心,在已有的医保支付范围下,未来还有哪些医药耗材纳入医保?

  2021年12月10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医保局医疗保障事业管理中心负责人隆学文回应“70万一针的天价药进医保”时说,医保谈判是在确保医保基金安全、满足患者合理的基本用药需求和推动医药产业创新发展之间找到一个合理平衡,是牢牢把握医保“保基本”的功能定位下,充分发挥医保基金战略购买作用,以“全国医保使用量”与企业磋商,达到患者、医保、企业多方共赢。

爱分享
  直播间里女主播在线“表演”,检察院
爱分享
  近期,江苏省兴化市检察院在巡查中发现,检察院
爱分享
  为贯彻落实最高检《行政机关专业人员兼任检察官助检察院